免费在线观看网址入口

幻星辰久永入口1234区来自729.pediatric-dental-journal.com

偏生,在这个时候,白衣女子还冲着苏晚月露出了一个“和善”的笑容。”

莫娘一边说,一边压低声音,似乎担心苏晚月听到一般,轻声的说道:“你们今夜最好不要靠近那里,毕竟阴气比较重,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昏黄的烛光下,一张布着灰尘的桌子上,只有一盏蜡烛散发着幽幽的光芒。

她笑着回答道:“根据主子的吩咐,已经将那故事传到苏晚月的耳朵了,方才她竟然硬生生被下属吓晕过去了。

她恨死自己这两条腿了,苏晚月一边脚软,一边看着那个白衣女鬼,在缓缓的靠近自己。”

“啊——这么恐怖”

“她住在哪个房间呀?”

一个小丫鬟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那白衣女子白色的眼眶似乎转动了一下,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苏晚月,她似乎没有听懂,朝着苏晚月又靠近了几步。

她抱着膝盖坐在硬板床上,看着黑漆漆的角落,心中不禁有一丝发怵。这个女人的脸色一片惨白,像一个女鬼一般,眼眶也是白白的,连眼珠子都看不到!

这时候,因为白衣女子抬起了头,苏晚月看到了她手上的东西,一根粉色的发带!

那被打捞起来的尸体的手上,拿着一根粉色的丝带……

莫娘讲的话,还环绕在自己的耳边,苏晚月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猛然冲到了头顶,因为巨大的恐惧,她的脚甚至已经不受控制,她想要逃跑,却发现自己僵硬在原地,根本无法移动半分。她下了床,将房门锁好,又仔细的将窗给关上了,这样似乎给自己的安全感要多一些。再听到莫娘这么说,她们彼此互相看了一眼,都乖巧的点了点头。她现在后悔不已,为什么好端端的躺着,却听到这么个恐怖的故事。

苏晚月皱着眉,三步并作两步的下了床,想也没想,直接将门唰的用力打开。

苏晚月看着近在咫尺的惨白的手指,还有那根让她心生寒气的发带,浑身都止不住的打颤。”

那纤细的背影缓缓转过身来,一张绝美的面庞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,赫然是苏晚卿!

苏晚卿看着面前的女子,淡淡的笑了,随即问道:“莫娘,事情办的如何了?”

那白衣女子将脸上的面具撕了下来,莫娘的面庞显露了出来。

做完这一切之后,苏晚月重新回到了床上,她的肚子此刻已经不叫了,但是饥饿的感觉还是无法消散。

只要睡着了,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。”

苏晚卿听后,眼里闪过了一丝兴味,有些可惜的说道:“可惜没能亲眼目睹,苏晚月的表情,一定很精彩吧。门因为比较老旧,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咯吱声,在安静的环境里,显得特别的明显。

她尖叫道:“你、你别过来,滚开——”尖锐的声音,在这个安静的院子里,显得那么的刺耳。

苏晚月看着那个白衣女子,此刻已经被吓傻了。到时候,指不定她还要怎么嘲笑自己呢。

她现在有些好奇,也不知道第二天起来,苏晚月会有什么样的表情,不过估计跟刚刚也差不多。

她想了想,蹲下了身子,将那根粉色的发带仔细的系在了苏晚月的头上,然后稍微费力的将她的身子给抬了起来,随即扔回房间的硬板床上去了。

苏晚月此刻的小心脏,也颤抖个不停。

这白衣女子的意思是,要将这条发带送给自己?

苏晚月感觉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,心脏也急促的跳动着,仿佛随时都要跳出胸口来。

苏晚月在房间中,也忍不住屏住呼吸,听着。

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苏晚月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,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。

苏晚月眼看着那白衣女人就要靠近自己,她又尖叫了一声,此刻脸上哪里还有半分冷静,全然都是惊恐和狼狈。

那白衣女子定定的看着苏晚月,似乎因为她的尖叫声感到有些不悦,她轻轻地伸出自己那只惨白的手,轻轻的揉了揉耳朵。而且,那个在井里被捞起来的小丫鬟,以前居然就睡在自己的这个房间!

光是想到这个,苏晚月的肌肤上就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疙瘩,她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臂,看向周围。

苏晚月打开门,立刻看到了,对面的院子中,站着一个人,她一身白衣,头发长长的垂了下来。苏晚月只能可以忽略这股饥饿和害怕的感觉,她裹紧了身上的被子,强迫自己进入睡眠中。

能够留下阴影便很好了,白衣女子想了想,随即满意的消失在了院子中。”

她嘀咕完之后,又看了一眼苏晚月的房间,眼里闪过了一丝不知名的神色,随即她大步离开了。

这个笑容落在苏晚月的眼里,究竟有多么阴森恐怖,她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了。

那白衣女子似乎听到了苏晚月这边的动静,她缓缓地回过了头。她的睡眠本来不是那么浅,但是因着这硬板床实在让她很不舒服,因此,只要有一点动静,她便被惊醒了。光是听这个声音,苏晚月说不上来,那究竟是在做什么的声音,但她只知道,此刻自己被吵醒了,她非常的不高兴。

在离苏晚月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,白衣女子停了下来,她伸出了手,将自己手中的粉色发带递给了苏晚月。

莫娘静静地站在院子里,抬头望了一眼头上的月光,喃喃的说了一句:“这月亮,可是越来越圆了,离团聚的日子,也不远了呢。”

。一把有些歪斜的椅子,窄窄的床,一张几乎不透光的小窗,这便是如今苏晚月的房间。

但是她们不知道的是,苏晚月将这一切,都听在了耳边。既然是莫娘吩咐的事情,她们自然不会拒绝,更何况,那二夫人知道了,恐怕也没什么好事,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的好。

苏晚月一想到莫娘说的话,心里又是一阵害怕。更何况,莫娘根本不知道,自己也听到了这个故事。

苏晚月的双腿都在打颤,她第一次感觉到,双腿完全发软,根本走不动路,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。毕竟这不过是一个传言,究竟是不是真的,莫娘也说不准。这件事情,就暂时不要让二夫人知道了,免得徒增烦恼。

精致的房间中,袅袅的香气蔓延。谁大晚上的不睡觉,发出这种声音?扰人清梦不说,她好不容易睡着了,要重新入睡,哪有这么容易!

更何况,她又没吃饭。

苏晚月不想将自己懦弱的那一面展现出来,她今天被莫娘羞辱的次数已经够多了,她可不想再去触她的霉头。

苏晚月揉着眼睛,脑袋中迷糊不已,还带着一丝怒气。

苏晚月想到这里,眼里闪过了一丝怨气,随即闭上了眼睛。

那白衣女人看了一眼苏晚月,向她走了几步。

白衣女子看着苏晚月的身体狼狈的摔在了地上,看不见眼珠子的眼眶里,闪过了一丝嫌弃。

白衣女子做完了这一切,默默地走了出去,还十分“贴心”的帮昏迷的苏晚月带上了门。”

外面的声音似乎停顿了一下,但随即又发出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,似乎并不疲惫一般。

莫娘瞄了一眼对面那个隐隐开了一条缝的门,随即伸手指了指,说道:“喏,就是最近新来的那位二夫人现在住的那个房间。”

那些丫鬟们听说不是自己所住的房间,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。

苏晚月此刻的心情可以说是很不爽了,她“腾”的起身,低声骂了一句:“谁啊。

苏晚月在看到白衣女子的脸时,顿时吓了一大跳,忍不住尖叫出声。胆小的丫鬟此刻都被吓得小脸发白了,还有人牙齿打着颤说道:“莫娘,这个故事好吓人,您别说了,我们害怕……”

莫娘看了一眼那些目露惊恐的丫鬟们一眼,也没有继续说下去,她想了想,又补了一句说道:“这毕竟是以前的事情了,不过那个手里拿着粉色丝带的丫鬟,似乎当年就住在这个院子里。

一身白衣的女子,长长的头发披着,她看着对面背对着自己的一个纤细的身影,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:“主子。

在外面没有丝毫的声音时,苏晚月咬了咬唇,在房间中让她感觉心里十分的压抑,她小心翼翼的下了床,但又不敢出去,外面此刻也没人。苏晚月这般暗暗告诫自己,她虽然很想离开这个房间,但她很清楚,如果自己要换房间,莫娘是肯定不会同意的。

因为她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,苏晚月瘦弱的身躯“嘭”的一声,撞在了床板上。所幸她已经晕了过去,否则,只怕是会痛的叫出声来。

外面的说话声已经渐渐停了,天色也晚了,那些丫鬟们纷纷跟莫娘打了招呼,都回去洗漱休息了。

如果此刻可以选择,苏晚月真的愿意让自己就此死亡!

事实上,苏晚月的小心脏也的确受不住这个巨大的恐惧,她终于忍受不住,两眼一翻,硬生生的吓晕过去了幻星辰久永入口1234区
更多精彩内容文章:rvM6byYw93HhtqBWYot4KvgIe7tITnXJtMUS5pXj9IOTE3jufMdB7bq0aj0Xn3FMXJVd4TAKxvi0mfPEzJXBXO3MSXm2Hz71Tb141K6KmUNdSyh07as9siuyhKAATC3fHisZ1HKbqU5vHEYlp3JPZP2XjNcbMbEGJN06nkhdhVytRFz3Y6PFRWuiS5FhmSgvGaHMVpSnB9lZCwJQKj9mxieZUEZTfpLmiYJRl380ds8dUcvqvMbF1ayhsMSgmm5og9hRpJ1ZUPAqRKg45cFpb3iv3
gp|9101f|h6h|7msz|iq|pl|xg|01l09|